当前位置: 主页 > 聚焦东莞 > 生命是背负着十字架匍匐前行,沉重而轻盈
生命是背负着十字架匍匐前行,沉重而轻盈
2017-07-19 20:09  来源:未知
   也许你觉得,十八岁就不该管自己叫男孩了。我乐意,因为我时刻警惕,在这个像咬了一口酸柠檬般尴尬的年纪。我是一个古怪的男孩,但大人必须是正常的、犹可度量的。世人原谅瓦格纳的疏狂,却纵容不了我。

 

我早熟,五岁就会对着墙上的梦露凝视良久,然后考虑是否娶她当新娘妈妈会不会喜欢她因为她衣服总是穿得很少。童年的天真狂妄就像当时的月亮,时间的摇撼会将它重重砸在你的脸上。错把一颗小星球当作白玉盘的年纪,就是童年。那时我快乐不沾一尘,张扬不可一世,不曾遇五斗之米,不曾听六朝遗故,不经风霜,不谙俗事,那自是不可言说。佛曰,不可说。

 

美好如玻璃瓶的童年我有笑脸明媚的伙伴,我们一起牵着的蓝风筝永远不会断线,我们一起尝过的野草莓永远开在草间,我们会一起跳房子直到永远。青草粉蝶,蓝田绿野,是梦里我一去不返的遥远童年。我十八岁了,格外怀念那些被kenzo不屑的小儿科时光。

是时候该长大了。kenzo如是说。于是我没有再说话。因为他说的很对。箴言往往给人沉重一击,俗称醍醐灌顶,可惜我仍旧执迷不悟。我不知道长大是什么感觉,我只明白夹在青涩与成熟中是叫人痛苦的。那种咬噬人心的小烦恼是少年维特日复一日的书写与哭泣,是霍尔顿在纽约公园孤独坐着的冰冷长椅,是凡卡手中那封寄不出去的信。许多年以后,我总会体味到尘埃落定、心灰意冷后的撒手自在。

可是我的确还年轻,我还太傻太天真,还有太多的错等我去犯去弥补,太多的遗恨要留给我去怨去喟叹。我知道,只要这条路还没走完,明珠就不会交到我手上,我就永远年轻永远在路上。谁又不知道那条路直通过往,我们奋力向前奔跑,不断重返过去。沙漠的后面还是沙漠。生活就是这样明知故犯,听见天国丧钟也要直冲地狱,在生的此刻燃烧殆尽。不死鸟就是这样一次次飞离死亡的。

kenzo说,你太倔强,又太懒惰,人性的弱点被你一扫而空,你却总在阴沟里看着星空。我说是啊是啊,我该怎么办,我小时候纠结于选清华还是选北大,现在我只关心生存与毁灭,to be or not to be,这是个大大的问题。我想生活,不想谋生。我想生活,不想谋生。我想生活,不想谋生。也许还会在心里默默问自己,那个最初的闪闪发亮的梦想呢。

就让它去死吧。

我的梦想,已经被生活这个巨大的马桶冲走了。

我只剩下仅有的理想:好好学习,好好工作,不会死于天灾人祸,也不会查出癌症晚期。我踏踏实实,一声不吭,努力存一笔钱,找一个合适的人就在一起。看最恶俗的电视节目,忙于孩子的哭闹与臭熏熏的尿布。在医院的病床上一睡不醒,最后被裱在墙上。

写完这份简短的未来憧憬,老朱被吓了一跳。

与其这样被挂在墙上,还不如当初就被射在墙上。干净利落,无忧无虑。老朱说。

我说滚蛋啦你。

但想想是有那么几分道理。

 

————  也许你觉得,十八岁就不该管自己叫男孩了。我乐意,因为我时刻警惕,在这个像咬了一口酸柠檬般尴尬的年纪。我是一个古怪的男孩,但大人必须是正常的、犹可度量的。世人原谅瓦格纳的疏狂,却纵容不了我。

 

我早熟,五岁就会对着墙上的梦露凝视良久,然后考虑是否娶她当新娘妈妈会不会喜欢她因为她衣服总是穿得很少。童年的天真狂妄就像当时的月亮,时间的摇撼会将它重重砸在你的脸上。错把一颗小星球当作白玉盘的年纪,就是童年。那时我快乐不沾一尘,张扬不可一世,不曾遇五斗之米,不曾听六朝遗故,不经风霜,不谙俗事,那自是不可言说。佛曰,不可说。

 

美好如玻璃瓶的童年我有笑脸明媚的伙伴,我们一起牵着的蓝风筝永远不会断线,我们一起尝过的野草莓永远开在草间,我们会一起跳房子直到永远。青草粉蝶,蓝田绿野,是梦里我一去不返的遥远童年。我十八岁了,格外怀念那些被kenzo不屑的小儿科时光。

是时候该长大了。kenzo如是说。于是我没有再说话。因为他说的很对。箴言往往给人沉重一击,俗称醍醐灌顶,可惜我仍旧执迷不悟。我不知道长大是什么感觉,我只明白夹在青涩与成熟中是叫人痛苦的。那种咬噬人心的小烦恼是少年维特日复一日的书写与哭泣,是霍尔顿在纽约公园孤独坐着的冰冷长椅,是凡卡手中那封寄不出去的信。许多年以后,我总会体味到尘埃落定、心灰意冷后的撒手自在。

可是我的确还年轻,我还太傻太天真,还有太多的错等我去犯去弥补,太多的遗恨要留给我去怨去喟叹。我知道,只要这条路还没走完,明珠就不会交到我手上,我就永远年轻永远在路上。谁又不知道那条路直通过往,我们奋力向前奔跑,不断重返过去。沙漠的后面还是沙漠。生活就是这样明知故犯,听见天国丧钟也要直冲地狱,在生的此刻燃烧殆尽。不死鸟就是这样一次次飞离死亡的。

kenzo说,你太倔强,又太懒惰,人性的弱点被你一扫而空,你却总在阴沟里看着星空。我说是啊是啊,我该怎么办,我小时候纠结于选清华还是选北大,现在我只关心生存与毁灭,to be or not to be,这是个大大的问题。我想生活,不想谋生。我想生活,不想谋生。我想生活,不想谋生。也许还会在心里默默问自己,那个最初的闪闪发亮的梦想呢。

就让它去死吧。

我的梦想,已经被生活这个巨大的马桶冲走了。

我只剩下仅有的理想:好好学习,好好工作,不会死于天灾人祸,也不会查出癌症晚期。我踏踏实实,一声不吭,努力存一笔钱,找一个合适的人就在一起。看最恶俗的电视节目,忙于孩子的哭闹与臭熏熏的尿布。在医院的病床上一睡不醒,最后被裱在墙上。

写完这份简短的未来憧憬,老朱被吓了一跳。

与其这样被挂在墙上,还不如当初就被射在墙上。干净利落,无忧无虑。老朱说。

我说滚蛋啦你。

但想想是有那么几分道理。

 

————生命是背负着十字架匍匐前行,沉重而轻盈。

 

 

 

 

Copyright © 2002-2017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