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聚焦东莞 > 人类的欲望没有穷尽,上海的梦想就永远不会结束
人类的欲望没有穷尽,上海的梦想就永远不会结束
2017-07-19 20:09  来源:未知

  上海是一座很奇妙的城市,奇妙的有些神秘。外滩的十里洋场,到处是灰转水泥,钢骨铁架,但却给人的感觉却是绵软异常,像一个十七八女孩儿,执红牙拍板,唱“杨柳岸,晓风残月”,血肉丰满,风姿绰约,其抚之下,却思柔软无骨。

 

上海,不就是海上么?这座城市其实就是一艘永不靠岸的巨大海轮。大海就在窗外,海船上的别离,命运性的决裂,冷到人心里去,而甲板上,无时无刻不在上演着生离死别。

 

  暗褐油黄色调的木制旧阁楼成为对面窗口的风景;萨克斯管悠缓的音调弥漫在酒吧中;蜡烛的火苗在柔光镜拍出的朦胧光影中诱人地摇曳。夜晚,闪烁的霓虹灯下,女人的旗袍和高跟鞋之间若隐若现的玉腿吸引着那些淫邪的目光;昏暗的房间里,大烟枪中喷出的白色烟雾回旋在颓废男女的脸上。他们的眼睛微微眯缝着,同睡在一张卧榻之上。他们也许是商战中的对手,也许是老板与被喂养的金丝雀,也许是拆白党勾住了有钱的少妇。

 

  旧上海是暧昧的,面目不清,声音含混,只一种姿态,就足以让人想入非非。旧上海有的是挑逗和诱惑,逃得了这种逃不了那种,到底陷在温柔乡里,不醉不归。旧 上海还有点故弄玄虚,到处是窃窃私语,捕风捉影,飞短流长,再明亮的故事,也被传成了人约黄昏,疏影横斜,再刚烈的汉子,也不免气短情长。旧上海是一种鸡尾酒,琐琐碎碎,拼拼凑凑,居然就成了另一种风情——五光十色,花团锦簇,哪怕一搅就碎。旧上海真有说不尽的妩媚风流,却是一宵春梦,一世痴缠的那种。旧上海是海上花,发黄的旧照片,箱子底有樟脑寒冷气息的旧衣裳上精致却干枯的花纹,有着一圈一圈年轮的老树……一些遗声,老唱片上略微走调,依然婉转的小曲,尖细的女声如此不真实;一些只言片语的回忆,一些衣香鬓影的碎片,居然慢慢描出了那个逝去的时代,那个传奇的城市——一丁点引子,勾勒出了一道淡淡的轮廓线,再慢慢描深,用一些推己及人,更多天马行空的想象,最后,是细节,旧上海的肉身和灵魂,被一一填入——那是我们自己的梦,在柴米油盐之余,在劳碌奔波之外,有关天长地久的爱情,罗曼蒂克的故事,流浪和冒险,所有绚丽热烈,随心所欲的人生。这样,一个有声有色的旧上海就重现了,确切地说,是诞生了。

 

  旧上海曾经是跟纽约、巴黎、伦敦比肩耸立的一级国际大都市,她是一个非常复杂丰富的城市。它人欲横流而又具备基本的秩序,它中西并存但彼此能融合互动。当年犹太人受到纳粹德国的迫害,上海是国际上为数不多的愿意并能够收留他们的城市之一。

 

  那些旧日的上海人,遵循着西人的方式优雅而体面地活着。那些离家日久的外国人,带着一口皮箱来上海,混的好了的,就在异乡焚珠销金;其余的或安静地度过移民生活,或在一边勤奋打拼一边暗自庆幸躲过了屠杀。

 

  上海就像是一艘装满梦想的巨轮,永远再向前开动着。它带着浮华,带着炫耀,带着脂粉气,带着世俗味,从历史的一个支流驶向另外一个支流。没有人知道,它最终会驶向何方,因为你根本也猜不出所有人的梦想。你只知道他会沿着水波不停漂流着。它什么时候会停下来呢?它会么?人类的欲望没有穷尽,上海的梦想就永远不会结束。 

 

 

Copyright © 2002-2017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