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聚焦东莞 > 第二个年冬天,冬季山场作业开始了
第二个年冬天,冬季山场作业开始了
2017-07-26 19:57  来源:未知

  

进入经营所的第二个年冬天,冬季山场作业开始了。由于今年没有大面积的林木采伐的任务,我们被重组到经营所的小工队里,小工队的工作比较复杂,什么活都要干、放下这样就是那样,没有闲着的时候。冬天、趟着几十公分厚的积雪,清林、打带、(打带;学习前苏联的满山剃光头的做法,不管大树小树统统干掉)用弯把子锯采伐、山场抬木头、归楞、调卯、打枝桠、样样都得会干。

一天下午、我们的小工队长:蒋师傅让我去一颗刚刚锯倒的大桦树旁把枝桠打掉,我带着大斧和弯把子锯来到了这颗倒下的大桦树前面,。这是一颗硕大的桦树,胸径足有六十多公分,躺在那里、树冠支在地上足有四五米高,我带着弯把锯沿着树干爬到距离地面四五米高的树冠中间,上面几个直径三、四十公分的大枝杈子向不同的方向伸展着,很快的我把小一些的十多公分的枝杈清理干净了,最后剩下几个最大的枝杈,我爬到了最高出,选择了一个支撑点坐了下来(坐在一棵树杈上,用锯、锯对面的那颗树杈),一只脚蹬着被锯树杈的外侧,另一只脚蹬着树杈的里侧,稳稳当当的一下一下的锯了起来。大约过了十来分钟,这个大树叉子的锯口快要锯到一半多的时候,由于这个枝杈太大了,太重了、他支撑不住这个枝干重量,突然间就听咔嚓一声,这课枝杈一下子折断了。我蹬着树杈子的左脚,失去了平衡,还没有来得及反应过来,我随同这棵大树叉子连人带锯掉了下去,屁股重重的墩倒了下面的木头上。头部撞在了树干上,我两眼一抹黑什么也不知道了、我晕了过去,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我发现有很多工人都过来呼喊着我的名字、扶着我坐了起来。:“他们说我从上面掉到下面地面上的原木上、晕了过去,他们担心我卡到锯上危险性就更大了。”他们慢慢地把我扶了起来,两个人搀扶着在山坡上来回的溜了几圈,我感觉腰部有点疼痛,后尾巴根子疼痛其他并无大碍。

下班了、疼痛渐渐地有所缓解,工人师傅们建议我明天先不要来上班,去伊春林业中心医院检查一下。从伊林经营所到伊春十多公里的路程,需要骑车子回来,我骑在自行车上,屁股不敢挨着车座子,一碰尾巴根子木木的痛。

第二天、我来到了伊春林业中心医院,挂了一个外科检查,一个穿白大褂的四十来岁的女医生接待了我,她让我趴在床上,用手捋了捋我的腰梁骨说:“脊椎问题不大”我说尾巴骨痛。他又按了按说:“按着痛,不按不痛问题不大”检查完之后,开了七天休息诊断书,弄了点跌打损伤药就算了事了。(三十年后,在一次身体检查拍片子中发现:“脊椎陈旧性骨折,尾骨游离”)。

 

 

Copyright © 2002-2017 版权所有